万能的团子

[HP][双子]“我很好”

    大战结束后,巫师界迅速的投入进了庞大的灾后重建工作,一切都归于平静,至少表面上是这样。
    对角巷赫赫有名的韦斯莱笑话商店又重新开张了,唯一不同的是,老板从两个变成了一个。乔治依旧每天开心的开店,罗恩和赫敏偶尔会来店里帮帮忙,每当这个时候,店里就会传出罗恩的各种惨叫声,乔治还是以欺负这个最小的弟弟为乐,似乎弗雷德的死留下的伤痛已经痊愈。所有人都十分默契的将弗雷德这个名字放在心里,偶尔有不懂事的小巫师问乔治“弗雷德哥哥去哪儿了?”乔治也总会笑着说“那家伙在梅林那儿搞恶作剧呢”
    直到有一天晚上,罗恩来店里给乔治送韦斯莱夫人新织的毛衣,打破了表面的平静。
    其实罗恩本来打算放下东西就走,可他听见楼上乔治的房间里传来奇怪的声音,好像有人在说话。“不会是这家伙又在研究什么新玩意儿吧”罗恩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打开了乔治的房门。
    后来,每次罗恩回忆起当时的景象都会忍不住抱头大哭:房间里的每一样东西,床,被褥,毛巾,杯子,牙刷,每一样东西都是成对的,就连摆放的位置,都和弗雷德在时一模一样。而乔治,他仿佛没有听到罗恩进来,自顾自的对着一面镜子喃喃自语“弗雷德,今天笑话商店挣了五千加隆呢,我们帮妈妈把家里修一修怎么样?最近鼻血糖卖的不太好,霍格沃兹的教授们好像都有了对策,我们是不是该出点新的逃课道具了?最近的教授们可是越来越不好对付了呢。”
    罗恩走到乔治的身后,当他看到那面镜子时,罗恩感觉好像有人在他头上重重的打了一拳,打的他头脑发晕。他认得那面镜子,他在一年级的时候第一次看到那面镜子,那时镜子里的他戴着级长的徽章冲着镜子外的自己开心的笑。
    “乔治”罗恩艰难的开口“你怎么弄到它的?”“纳威帮的忙,有一个在霍格沃兹当教授的朋友真的很方便”乔治的眼睛依旧死死的盯着镜子,“多亏了他,我每天都能看到弗雷德。”
    后来罗恩对赫敏说,他不知道自己当时是怎么走出那个房间的,他很想给乔治一拳,他很想让他清醒清醒,可是他不能,弗雷德的死终究是韦斯莱家所有人心上的伤疤。罗恩知道,对于乔治来说,弗雷德的死带走了乔治一半的灵魂,再没有人能够填补。
    罗恩也问过纳威,没什么要把厄里斯魔镜偷出来给乔治,纳威说:“因为我怕他下一秒真的给自己一个阿瓦达,与其让他去陪弗雷德,我宁可帮他把弗雷德从他心里揪出来陪他。”

迈阿密的港口